艾吉奥:没有任何事物是真实的,一切事都是被允许的。


索菲亚:这就有点愤世嫉俗的味道了。


艾:如果它是教义,那么我就确定。但它仅仅是对现实的观察。要能够说没有什么是真实的,就必须了解社会的基础是脆弱的,我们必须守护自己的文明。要能够主张一切都是允许的,就必须明白,我们是自己行为的构筑者,我们必须承担行为的一切后果,无论是光荣或悲剧。


索:后悔你的决定吗,当了这么久刺客?


艾:我不记得曾作过那个决定,这个生活,是它选择了我。三十年来,我承担了我父亲和我兄弟的记忆,并为那些遭受不公义的人而战。我不为过去的那些年后悔,但是我应该开始为自己而活,忘掉那些事,放掉这一切。


索: 那就放手,你不会失去太多。


评论
热度(10)
© Shiro|Powered by LOFTER